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简先生婚谋不轨小说

2020-07-31 05:32:22

简邵沉秦祯祯为主角的小说叫《》,为您提供简邵沉秦祯祯小说阅读,简先生婚谋不轨讲的是简邵沉没说话,直接把笔记本拿了过来,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的敲击着。

《简先生婚谋不轨》精选:

“啊。”

简邵沉没说话,直接把笔记本拿了过来,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的敲击着。

他不会又去怼黑粉了吧?秦祯祯走过去一看,果然简邵沉已经写好了程序,八百小号正在对刚才那些骂她的黑粉进行喷射式反击。

以前也是这样的,他见不得任何人欺负她,键盘侠更不行,所以就编了这样的程序,一旦有人黑她,定然被简邵沉的程序喷的爹妈都不认识。

秦祯祯看着那些黑粉灰头土脸的样子,有些想笑,转过头去正对上简邵沉幽深的眸子,她的心忽然有些慌,刚想站起身,就被简邵沉一把扯回去了,正坐在他的腿上。

“你……”秦祯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简邵沉堵上了唇。

快喘不过来气的时候,简邵沉才放开她。

“什么时候进剧组?”

“后天。”秦祯祯的呼吸不稳,脸颊染上了一抹绯红。

“嗯。”简邵沉点了点头。

“我进剧组,顺利的话,大概三个月。”

秦祯祯有些心虚的看着简邵沉的表情,她和简邵沉约定的一年,这一走就是三个月,不知道他会不会怒而撤资?她现在都还没有弄清楚简邵沉为什么要帮他,或许是想用这样的关系羞辱她,亦或是为了当初分开时他的那句话:“秦祯祯,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在这张纸上签字。”

如今,他也算做到了。

简邵沉蹙眉:“三个月?”

“也不是每天都要拍,如果你有需要……”秦祯祯说不下去了,交易的关系,还是让她难以启齿。

简邵沉的脸色沉了下来,“一年,我要的是你的每一天,不是为了满足需要才随叫随到。”

“可我得拍戏。”

简邵沉还是不说话,看起来,是生气了,他一生气,不知道会做什么,毕竟他还掌握这秦氏的经济命脉呢。

秦祯祯凑到简邵沉的身边,轻轻的搂住了他的胳膊,讨好道,“你别生气,我会尽快拍完,你打电话给我,我也都会接,你需要,我就去找你。”

简邵沉其实很好哄,他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候,秦祯祯要进剧组,他就冷着脸生气不理她,她只要捏腰捶背哄哄他,他就不生气了。

“你晚上想吃什么,我让厨师去给你做。”秦祯祯捏着他的肩膀,“做水煮肉片,西湖牛肉羹,还有咕咾肉,好不好?”

“不好。”

“那你要吃什么?”

简邵沉将她往怀里一揽,吻上了她的唇,“吃你。”

简邵沉有点生气,秦祯祯免不了腰酸背痛的受了好一番折腾,结果没能起来做饭,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已经下午四点了。

“醒了?”简邵沉看到她起来,就放下了笔记本电脑。

“嗯。”秦祯祯现在很不想说话,太累。

“吃点东西。”简邵沉在床上给她架了小桌子,将饭菜都搁了上来。

辣子鸡丁,麻婆豆腐,孜然牛肉,这些都是她爱吃的菜,看着简邵沉冷淡的表情,秦祯祯有些不是滋味。

“作为补偿,明天一天,你都得跟着我。”

“可我东西还没收拾。”

“晚上回来我们一起收拾。”简邵沉的态度很坚决。

“好吧。”秦祯祯想起了什么,看着简邵沉商量道:“那明天要早起的话,今晚是不是可以早点休息?”

“你自己睡吧。”简邵沉站起身来,丢下她去睡了隔壁的房间。

秦祯祯看着被关上的门,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是的,因为她现在只需要满足他的需要,所以,他再不会像从前那般搂着她一起睡。

第二天一早,简邵沉早早的就起床了,以为秦祯祯还在睡着,“起床了,早餐准备好了。”

简邵沉走过去才发现她只是把头埋在被子里,一声不吭。

“怎么了?不舒服么?”简邵沉蹙眉,摸了摸她的额头:“没发烧啊。”

“我马上起来。”秦祯祯挣扎着起床去洗漱,她不是没有看到简邵沉试图搀扶她的手,但是她没法像从前那样抓住,黏在他的身上,向他撒娇,埋怨他的不知节制。

身上不舒服,秦祯祯早饭没吃几口,上了车子也耷拉着眼皮,昏昏欲睡的,到简邵沉公司的时候她才发觉自己睡了一觉,身上盖着简邵沉的外套。

“走吧,困的话,上去睡。”

简邵沉的公司,秦祯祯来过,这里工作的老职员基本上都知道她,只是,现在他们已经离婚了,她也才刚刚官宣了《星光》,不想惹麻烦,所以一下车就准备了口罩,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

简邵沉看着她带口罩的动作,眼神不觉暗了暗。

秦祯祯跟着简邵沉,很低调的一言不发,即便是这样,还是在公司里制造出了大新闻。

“你知道不,今天简总带了个女人来。”

“真的假的,我在这里工作八年了,除了简总的前妻,我都没见着他带其他人来过公司。这位什么来头啊,漂亮么?身材好么?”

“不知道,这人遮的严严实实的,一来就进办公室了,看不出样子,不过个子很高挑,身材蛮好的,腿长腰细胸大!”

女员工们议论纷纷,揣测着秦祯祯的身份。

简邵沉埋头处理着文件,秦祯祯原本是有些困的,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他。

她和简邵沉一年没见了,但是很多习惯是已经深入骨髓的,难以被时间冲淡。

“祯祯。”简邵沉忽然抬头,还是这样亲昵的称呼,让秦祯祯吓了一跳。

“怎么了?”

离婚后,他就没再这样叫过她了。

“我想咖啡。”

“好。”比起干坐着,还是有点事情做比较好。

秦祯祯带上口罩走了出去,轻车熟路的找到了简邵沉的专属茶水间。

“你是谁啊,怎么在这里?”

略带不满的声音,熟悉的让秦祯祯觉得刺耳,夏嫣然这个人,一如既往的让人讨厌。

她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天的火场里,简邵沉抱着夏嫣然离开的画面,那种被抛弃的痛苦和绝望,至今回想起来都让人觉得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