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暮移谢白栈小说-翻车啦锦鲤老祖小说阅读

2020-08-07 05:59:44
翻车啦!锦鲤老祖第1章

  

  幽暗的地下墓塚,几道从特制头盔上散射出的荧光是仅有光源。

  在这个尚未考证,不知主人的古墓,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杨辉戴着厚厚的专用手套,从一口长约两米的棺木中,小心翼翼取出一条遍身焰色,尾鳍上翘的鱼型玉石,

  杨辉满脸兴奋,托举着玉石向身旁的同事示意:“你们看这条鱼,真是雕刻得栩栩如生。”

  几名同事凑近围观,却没人注意到玉石的尾鳍微不可见的颤动。

  身为一只活了上千年,记不起究竟在这墓穴里沉睡了多少年的锦鲤,暮移已经很久没有以原形被人捧在手心了。

  跟前包裹严实的几人装扮怪异,而暮移现在没时间理会这些。

  她鳞片里,进沙子了!

  即便是见多识广的考古专家,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保存如此完好、模样奇异的玉石。竟然没有人发觉到玉石的整洁程度过于干净。

  顾不了专家们直勾勾的眼神,尾鳍鳞片里进的那颗沙子,死活抖不出来。

  暮移有些不耐烦了,正要弯起尾巴用鱼嘴吹一吹。

  “刺啦”一声,玄黑的棺木竟裂开,墓穴顶上的封土稀稀拉拉掉落起来。

  “是坍塌!快撤!”一戴眼镜的女研究员小陈喊了一句,为鱼型玉石品相激动着的几人,立马警醒。

  将暮移往垫了四层海绵的保险箱里一放,专家们迅速收起所有装备往外撤离。

  当最后一人撤出墓穴时,“哐”地一声,墓塚入口处的封土全然坍塌,扬起的烟尘几乎弥漫到五百米开外。

  小陈提着保险箱迅速跑开,随着她奔走的颠簸,卡在暮移尾鳍鳞片里的沙子总算是掉落下来。

  “哈~”暮移痛快地舒了口气,这才发现目光所及处一片漆黑。

  保险箱外头隐隐传来,琐碎讨论声。

  下意识,暮移想摸下巴思考,突然发现鱼是没有下巴,只得瞪起她的大眼睛。

  仅剩不多的记忆里,她记得自己修炼有成,化形不久,千年一开的龙门就让她给碰上。那天,灰云织就的龙门,自九重天缓缓下沉。

  “龙门下沉,如果是低处跃过,成功化龙后品级也不会太高,所以,你得跃在它出现那一刻...尽力即可。”

  除了龙门,暮移还记着的就是这么句话,其余的想破了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自己是怎么被关在那土封的破窟窿里,又是怎么被这些人擒住,给认成玉石的,完全理不出头绪。

  暮移狠狠舒展了筋骨,在颠簸不平的一路思考人生,想着想着她陷入了沉睡。

  ***

  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第一会议室。

  四四方方的房间里,只有一张铺着黑天鹅绒布的大桌。白墙上挂着几张排班表,角落里的监控摄像头不时闪烁。

  专家们将保险箱打开,眼尖的小陈觉着暮移的尾巴好像没有刚才那么翘了。

  她正要开口,其余几人却饶有兴趣地围着暮移讨论起来。

  “你们看。”新进员工,一个二十来岁的男生举起手中的相机,按动翻页键,展示他拍下来的古墓入口。“墓门上的字体有点像小篆。”

  一名对小篆颇有研究的研究员接过相机,皱眉道:“是很像,但不是小篆,像是更古一些的文字。不过,我还真没见过...这个字,有点像‘移\\’。”

  “小篆的话,难道这个墓穴是先秦?可封土看着没那么久。”一旁摸着下巴的中年胡须男,若有所思。

  “行了,也不急于这一时,今天大家都累了,早点回去休息。”杨辉关上盒子,示意大家可以解散了。“明天刘老会过来,让他掌掌眼。”

  领导发话提前下班,大家自然开心,收好设备,落下锁,开开心心下班了。

  小陈收好会议室的钥匙,新来的小伙红着脸腼腆地开口:“晚上你有没有空?我请你吃孜然烤鱼呀?”

  “孜然烤鱼?”

  这个词直接让保险箱中本来在梦里大快朵颐的暮移,瞬间被架上木枝,还有人不停在她身上撒孜然。

  暮移瞬间惊醒,如果鱼形的她有汗毛,那分明早就竖起来了。

  她想起了从前,自己本是一条天天躺在湖里懒散至极的鱼,不知从哪传来了一种叫孜然的香料,走街的小贩天天吆喝那西域传来的香料和鱼最为搭配。

  湖边开起了酒肆,周围的小伙伴一天比一天少,直到有一天有人对她说,“化龙吧,这是你的宿命。”

  那是谁?暮移想不起来,甚至头疼欲裂。

  算了,先逃开再说。顶开保险箱,暮移挣扎着跳到地上,翘起的扇形鱼尾摆了一摆,遍身焰色就化作一条红裙,玉雕似的纤手一挥,暮移化形成人。

  打量着自身,暮移不禁露出几分喜色,“还以为化龙不成,化形也不成呢。”

  拉起红裙,暮移赤着脚往门口走去,想学着之前离开的人将门拉开,却发现死活拉不动。

  情急之下,暮移竟想起几个小术法,樱唇向上勾成一弯新月,“轰”地一声,门化作了齑粉。就这么,暮移随手暴力拆迁几道门,逃出了文物研究所。

  连接监控的线路在暮移的冲撞之下接连被破坏,几个监控摄像头闪烁的红点戛然而止。

  研究所的警报响起时,暮移靠着瞬移已溜出十里开外。

  ***

  车流奔涌,人行如织。

  时值佳节,即便接近深夜,这个城市最著名的湫也街被各路游客占据,夹杂着各种方言味的普通话交织在一起,闹哄哄。

  几乎照亮夜空的灯火,熙熙攘攘来往于各类店铺之间的人群。不论是人们的装扮还是街道的模样,所有的一切都打破了暮移的认知。

  尽管她并没残留多少千年前的记忆。

  暮移僵在原地好几个小时,也不顾看向她或是奇异或是惊艳的目光,她吸了吸鼻子,眼神不由自主在来往人群手里的奶茶、烤串等小吃食之间游走。

  扑鼻的香气让暮移本能地吞口水,直到两个年轻女孩经过她的身边。

  一身碎花长裙的马尾女孩,指着湫也街的另一端:“那头的迦福寺听说特别灵。”

  旁边白T牛仔裤的短发女生掏出手机:“让我搜搜。”

  看着那个小盒子上亮亮的屏幕,在短发女生灵活的手指下不停滚动,暮移好奇地瞪大了眼。

  短发女生停下滑动的屏幕,煞有介事地念出了声:“岁初市著名打卡地——迦福寺锦鲤池,许愿福地,百试百灵。”

  “走走走!”

  闻言,马尾女孩拖着短发女生就往前跑。

  “锦鲤?”暮移的目光从小吃摊上收回,她看着女孩们奔走的方向。

  湫也街最深处,绿树之间,掩着红墙灰瓦的古寺。

  高耸入云的宝塔在湫也街的低矮建筑对比下,分外显眼。

  “去找它们问问,现在这世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打定主意,暮移往迦福寺的方向走去。

  ***

  迦福寺大殿,庄严威武的佛像前。

  谢白栈提了提已经将他的面容遮得严严实实的口罩,他看着跪在拜垫上的合伙人刘司明有些无语。

  作为一个被公司雪藏的小糊咖,他现在极度怀疑,半年前选择与刘司明开公司的自己,脑子进了水。

  三年前入行的谢白栈,和经纪公司签了个霸王条款,影视歌经纪约,全在同一个经纪公司手里。

  半年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公司莫名其妙就断了他所有资源。哪怕是他自己找来的一番大男主电影资源,也被公司转给了其他人。

  想要独立出来开工作室,才发现霸王条款中最为恶意的一条,是肖像权的归属。简单来说,没有公司的同意,他无法在任何公开场合靠脸挣钱。

  那就解约吧,但赔偿金对谢白栈来说,是个天文数字。

  娱乐圈的行业规则,本就是刚入行的人分成不高。前三年的收入,绝大部分被经纪公司以培养成本的名义收走,

  当初执意入圈和家里闹得不愉快,25岁的谢白栈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向家里伸手,憋着一口气,谢白栈试图寻找来钱最快的行当。

  近两年短视频真正称得上是风口,资本疯狂往它身上靠拢。只要有一批,甚至有一个出头的网红,资本介入后,就能和资本一起割韭菜。

  正好多年好友刘司明找上他,也想要网红经济的风口割点韭菜。

  谢白栈同意了,和刘司明注册了一个公司——胧门MCN,也就是网红公司。

  但谁又看不到热钱在疯狂流向短视频呢?

  MCN机构的崛起如雨后春笋。

  僧多粥少,招募有潜质成为网红的素人成了绝大多数MCN机构最头疼的问题。毕竟资本是否愿意注入,看的是这个机构有多少出头的网红,两条腿的人好找,有潜力的新人却难寻。

  谢白栈和刘司明的MCN机构也面临着这个问题,最近两个月,公司里负责艺人经纪的同事,没有签成一个新人。

  急得痘痘冒脸的刘司明拉着谢白栈说出去想想办法。

  但谢白栈万万没想到,刘司明的办法就是来迦福寺求神拜佛。

  作为坚定的唯物主义拥护者,谢白栈看着刘司明跪在地上虔诚的样子,摇摇头跨出了大殿的门槛。

  看来当初自己的脑子...真的进水了。

  ***

  迦福寺锦鲤池旁,挤满了许愿的游客。

  稍微踮脚,暮移就看到了一大群红、白、金各色锦鲤乌泱泱地往一旁石雕的莲花边涌。

  原来是一穿黄色袈裟的小和尚,正在往池中撒鱼食。

  约莫六、七岁的小和尚提着小木桶,胖嘟嘟的小手拿着木勺一扬,锦鲤们竟有半个身子钻出水面,煞是好看。

  “赶紧跟锦鲤大仙许愿。”站在暮移牵头的一对年轻男女嘴里念念有词,双手合十向池中锦鲤拜了拜。

  暮移奇道:“怎么现在随便一条大鲤鱼都有福缘之力了?”

  纳闷了片刻,暮移面部肌肉有些颤抖,惊恐扶额:“难道这些都是我的子孙?”

  暮移皱眉:“可我应该...没成亲呐!”

  听到暮移自语,前面的年轻男女回过头来有些无语地看着她,女生一脸嫌弃嘟囔:“长得挺好看,怎么跟个傻子似的。”

  暮移恍若未闻,只想着到底如何跟这些疑似自己子孙的锦鲤们沟通。

  马尾女孩和短发女孩有些不认路,绕了一圈才气喘吁吁找到锦鲤池。

  马尾女孩突然有些丧气道:“哥哥都被雪藏半年了,你说他那破公司啥资源都不给他,哥哥也不同意我们众筹帮他解约,没有任何活动,连见他一面都难,咱们来这拜拜就有用么?”

  短发女孩安慰道:“心诚则灵,求锦鲤大仙保佑我们见上哥哥一面吧。”

  两个女孩正好站在暮移身后,她们说完后,暮移心头一跳,低头见自己手间一丝微不可见的红光朝身后散去。

  马尾女孩定了定,点点头:“是的,咱们得求大仙保佑我们见上哥哥一面,走,咱们往前挤挤,凑近了许愿才灵。”

  马尾女孩正准备发挥多年追星优势见缝插针,却被人潮挤得往边上移动。短发女孩一把扶住好友,却被其一把掐住了手,“你看!你快看那是不是哥哥!是不是我们的人间水仙!”

  短发女孩顺着马尾女孩看的方向望去,只见戴口罩的谢白栈正顺着锦鲤池旁的小道走来。

  两个女孩失声尖叫:“哥哥!”

  白衬衫松松地装在黑色长裤里,大概是双腿太过修长,长裤被谢白栈穿成了九分裤,明明一张脸被口罩几乎完全遮住,但露出的黑眸就是让人移不开眼。

  “水仙?”这两个字让暮移缺失的记忆再添一块。

  顺着俩女孩的目光看去,暮移喜滋滋地舔了舔下嘴唇,难道说是她记忆里那种,叶子很好吃的小水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