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资讯

聚焦“教育质量健康体检”评价教育不能“凭感觉”

2020-08-13 05:59:46

  记者在近日采访中遇到了几个“没想到”,每一个“没想到”背后,都折射出一个引人深思的教育大问题。

  第一个“没想到”:师生关系和学生对于学校的归属感,对学生学习成绩的影响竟然这么大。调查显示,学生学校归属感、亲子关系与师生关系等学生环境因素每提升10%,都能够对学生品德行为的提升提供5%—7%的贡献。而学生对于学校归属感每提高10%,网络成瘾倾向的现象就会下降5%—6%。

  第二个“没想到”:数据研究显示,通过给学生分快慢班或重点校非重点校、给不同的学生布置不同的学习任务,试图提升学生学业水平,并不能够整体提高学生高层次的认知能力。而及时发现学生的优缺点、因材施教,才是促进学生能力发展的有效途径。

  第三个“没想到”:因为学业负担重,学生睡眠如此不足。调查显示,一些地区小学生睡眠达不到国家规定的每天9—10小时的比例在60%以上,初中二年级不足8小时的比例超过80%;同一地区学校间的差异也很大,有的学校几乎百分之百的小学生保证每天9小时睡眠,而同一地区另外一些学校90%以上的小学生睡眠不达标。

  ……

  细细分析,诸多“没想到”都指向了一个共同的命题——衡量教育过程的成效,要依靠数据,而不能“凭感觉”。而这,其实就是一个教育评价标准和评价体系的问题,更好地发挥“评价”这个教育的指挥棒与杠杆的作用,从而实现用“教育质量健康体检”来带动“绿色”的教育观,仍是当前中国教育面临的大问题。

  《最强大脑》引发“中国式教育”的讨论

  近日,某卫视节目《最强大脑》国际PK赛第一场中的一个情景,引发了观众对“中国式教育”的大讨论。

  中国男孩李云龙对阵意大利少年安德烈,记忆51对新人的站位顺序。由于一个小误会,李云龙以为自己出错,在现场崩溃大哭,而当嘉宾问及两个孩子是否有玩的时间、是否有梦想时,中国孩子李云龙的回答更加令人心痛:没有玩耍的时间,更没有梦想。

  其实,这个场景恰恰是当下真实教育状况的展现,我们的教育过度重视训练、过度重视竞争,孩子们的心理状况过度焦虑。

  想想看,为什么频繁的“减负令”出台之后,我们的孩子还是感觉负担重?为什么尽管学校和老师想了不少办法,但孩子们依旧感觉不那么快乐?在教学过程中,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日前,由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发布的“区域教育质量健康指数”或许能够给我们一个答案。

  该评价指数打破了以往只是通过考分、成绩、排名来评价教学成果的做法,采用多元评价体系系统评价教育教学效果。这个系统包括品德行为指数、学业成绩标准达成指数、高层次认知能力指数、学业成绩均衡指数、艺术体育兴趣指数、学习压力指数、教师教学方式指数、学校归属感指数、校长课程领导力指数、亲子关系指数、师生关系指数、学习动力指数等。以往容易忽视的“学习压力”指数,“学校归属感”指数、“亲子关系”指数、“师生关系”指数,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和考评维度之内。

  “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如果两个学生成绩一模一样,但其中一个孩子用于学习的时间较少,而且能够保证充足的睡眠,另外一个孩子则睡眠不足,学习用时很长。显然,第一个孩子的学习效果更好,其未来的发展也将更值得期待。”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首席专家刘坚教授介绍。

  不要小看睡眠时间这一指标,据统计,在小学或初中阶段,我国学生睡眠能保证9—10小时的只有1/4,甚至1/5。5个孩子中只有一个孩子拥有能够满足正常生理需求的睡眠。更危险的是,在睡眠不足、作业多的背后,是孩子们的厌学、辍学、对学习不感兴趣。

  评价指数从“常模参照”转向“标准参照”

  这次由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发布的“区域教育质量健康指数”打破了以往传统的教育质量评价方法,采用五大维度(品德发展、学业发展、身心健康、兴趣爱好、学业负担)以及四大因素(学生个体因素、学校因素、家庭因素、社会环境因素)多维度、综合评价教育质量。为什么采用如此“复杂”的评价体系?

  “我们都知道,数学和语文是不应该加总计算的,一个数学考90分、语文考60分的孩子,和一个数学考60分、语文考90分的孩子,尽管二人总分都是150分,但是两个人的情况截然不同。所以,分数是不能简单相加的,我们提炼出来的12个指数,就是测量教育质量状况的12把尺子。”刘坚介绍。

  评价是杠杆,也是“指挥棒”。科学的评价体系会带来健康积极的教学过程,反之,过于单一的评价体系会为教育教学带来不良导向。12把尺子,折射的是绿色评价体系的搭建。

  众所周知,以往教育主管部门用升学率来衡量区域内学校教学效果的高下,学校用考试成绩和名次来衡量学生学习效果和老师教学水平的高低,造成了饱受诟病的教育怪象:我考98,你考99,他考100,最终把所有学生都捆绑在分数的“战车”上,给学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试想,即便是一个非常好的学生,也没有办法保证每次考试都拿第一,所以,这样的常模参照评价自然会导致一种恶性循环,即让孩子永远辛苦奔波在考取更高分的路上。

  “如同低压不能太高,但也绝不是越低越好。对于教育质量的评价、教育质量健康体检,需要创新技术、方法、手段,但更加有赖于技术、方法、手段背后的科学教育理念的指导。”刘坚强调,“我们国家是考试大国,但是我们国家在考试研究上,尤其是考试测量技术的研究上,还相对贫乏。比如,我们现在更多的是考核学生对标准答案、固定思路的再现和熟悉程度,而对如何考察一个学生在真实的情景中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则重视不够。”

  当前,我们正处在从传统教育质量评价观向现代教育质量评价观转型的过程中。记者了解到,可以从三个层面了解这两种教育质量评价观的差异:

  首先,传统教育质量评价观看重知识多少、技能快慢,重视考察量和速度。而现代教育质量评价中,更多的是基于能力的考察,强调测试被考察者是否具有在具体、真实的情景中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是否具有语言综合运用能力和科学探究能力等高层次认知能力。其次,传统学业质量评价,更关注常模参照,即水涨船高,要在学生中分出三六九等。而现代教育更多侧重于标准参照,比如,12岁的学生跳高跳了1.3米就可以算做优秀,至于跳1.31还是1.35,在结果上并无差别。这就可以杜绝那种将所有学生捆绑在分数“战车”上的不良导向。另外,传统教育质量评价侧重于甄别与选拔,而现代教育质量评价则侧重于诊断、反馈与改进。

  用“教育质量健康体检”引领绿色教育理念

  如今,这样的观念越来越成为共识:中小学教育质量“健康状况”不良,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缺乏独立、科学、可操作的基础教育质量评价体系。

  我们看到,由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发布的“区域教育质量健康指数”将区域教育质量健康状况进行水平划分,清晰刻画不同水平之间区域、学校教育质量的差异,按图索骥,构建契合不同地区实际情况的教育质量改进路线图,为处于不同层次、属于不同情况的学校找到最适合的提升教育质量的方法,真正调动起学校办学积极性,推动学校办出特色,扎实实施素质教育。

  更令人眼前一亮的是,该指数还从学生发展及影响学生发展的方方面面出发,构建了一套防范预警体系,及时发现区域及学校教育教学中存在的重大问题,有效鉴别不同区域和学校在12个指数方面的表现是否已达高危程度并提出预警,“如果一个学校的学生长期学习压力过大,会出现厌学甚至反叛等不良情绪,长期得不到改善和帮助,将会造成不良后果。我们希望通过这套指数及时预警,及时矫正。”

  绿色、健康的教育理念,需要一套绿色的教育评价体系作支撑。

  刘坚强调,从国际比较看,传统的学业质量观在成就我国基础教育获得国际赞誉的同时,也直接导致我国基础教育的整体质量缺乏国际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因此,从明确学业质量标准入手,而且也只有从严格执行学业质量标准入手,实施教育“健康体检”,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我国基础教育长期以来难以解决的问题。(赵婀娜)